试图产出

谢谢(给这种本不该有名字的“戏”起名字真费事)

我要救我的男孩。

他仰面躺在地上,狰狞得交错着铺满整张脸的青色血管和灰尘以及血污也遮不住他脸上平静的表情。
光线灰暗而他又身穿黑色作战服,我什么都看不清。
他之前对我说什么来着,在我转身跑远前?

我记得他拽住我跟我说不要走。
于是我回过头,正好望进他的双眼。
操,他甚至还在哆嗦。光线直直射入他棕色的眼睛,又反射了几次让光芒被困在他眼中、刺眼却混沌不清。
我不懂,他刚从高处跌落,满身都是细小的划痕或者挫伤,估计脚腕也断了。他怕的要命,脑子里塞满了klunk所以神志不清,但他紧抿着嘴,五官用极大的力气拧在了一起,眼里闪烁着的来自阳光的亮金色穿透迷宫中阴森的气息。
奇怪之处正在于对于一个尝试自杀的人来讲,他太明亮了。他像是那几束阳光,被该死的迷宫困住,被他自己困住。
“你他妈的为什么不让我去死。”
放在平常我一定会吹个口哨,以示对这格外好听的脏话的欣赏。
“那你干嘛不放我走,这样你就可以开开心心地窝在迷宫里,等着鬼火兽接你回家了傻姑娘。”是啊,是啊,我说了玩笑话,但又怎样,我掌控着局面。
他愣住了。
他瞪大眼睛的样子真可爱,我不合时宜地想道。
“如果你还有点脑子,就该明白鬼火兽不会带你回家,但我会。”
“这个鬼地方,你们把这里当家,操,被圈起来像猪一样养着,天天过着一样的日子,直到什么时候,老死吗?我们他妈的又怎么可能老死。”
我抱臂眯起眼睛看他面红耳赤地嘶吼,他又喊了几句无意义的气话,随后因为疲劳和疼痛慢慢安静了下来。
“所以我在这里,”我抬抬下巴示意他周围的迷宫,“有些人怂得像傻逼,以为进了迷宫就会丧命,他们被恐惧蒙住了眼睛。我们的未来在这里,只有可能在这里,还有大片区域我没有涉足过,我们还有未来。”我向前走了两步到他跟前,蹲下平视他双眼,假装无意地拍了拍他小腿,在他疼得发出“嘶嘶”声时低声说,“我喜欢你,至少你还有胆量自杀。”
他低下了头,不出声,过了一会见他还没有什么反应,我便起身离开,走到来时路过的拐角,捡起在那里不慎掉下的水袋,后快步走回他身边。
他的姿势还是没有变。在我靠近时,我隐约听到他说:“谢谢你,Minho。”

谢谢你,Minho。
他说:谢谢你,Minho。

但他死了。
他的光芒消失了,我是个他妈的自大的傻逼,如果我能更快一点,就再早一点。
他为什么要对我说谢谢。

Thomas说你没有在给他的信里提到我,一句话都没有。
我会为此恨你一辈子,你满意了吗?
你满意了吗,Newt?

搬过来之前写的戏
其实写的完全就是第一人称小说嘛
我非常喜欢这段文字了!

评论
热度 ( 11 )

© 水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