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图产出

       我感到烈火烧在自己的身上,即便承载火焰的城市离得很远,远到它不过石块或灰尘大小。橙红色的火焰笼罩着城市,将仅剩的现代文明如琥珀中的苍蝇一样冻结。不幸的是,Newt于文明社会无异于是次品琥珀中的细小草渣,而理论上来说应是未来的免疫者在WCKD宏大的未来蓝图中同样没有任何席位,从另一方面看,这也可以算是一个令WCKD葬身火海的诱因。

       这一切有些太过于复杂了——关于生存、未来、正义、爱的论题,比Thomas和Teresa粘稠、纠缠的感情还要复杂百倍。一部分复杂的原因来自于没有人能掌握自己的人生但所有人都想主宰命运,另一部分原因的来源则可以归结为永恒的真理:这个世界糟糕透顶。

       当我在铁笼子里醒过来时就应该认清这个事实。如果我早一点意识到迷宫不是通往乌托邦的路上必经的荆棘、意识到生活在泡沫里比生活在真实世界里舒服很多、意识到绝望中的温情例如在小树林里偷来的吻并不能拯救我们的人生,我就能——我便仅仅能坦然接受我乘坐的是方向盘失灵久矣的列车,它载着我驶进火焰,穿出时满身黑灰。

       我仍能听到Thomas掩抑的抽噎声在耳边回响,就好像这是他第一次经历生死离别。死亡是人永远没有办法习以为常的事件。

       我记得Brenda把我拽进她的怀里,在我或许亲了Newt发凉的嘴唇之后。他脸上的污血蹭到了我脸上,当时我无心顾及,后来看Brenda肩头上的污渍时才意识到。Brenda在我耳边说了很多很多话,可能还夹杂了几句西班牙语,除了她最后说的一句“我们该离开了”以外我全部记不清了。因为我实在不想动。

       我想躺在Newt身边,被草拥簇着一起看天。他会跟我说:嘿,你看那块的云,细长得像你的眼睛。
       天啊这个比喻太恶心了,我恶狠狠地威胁他让他闭嘴——闭上你自作聪明的小嘴,不然我会教它做人。于是他闭上嘴微笑着看我、静静地盯着我。我出了口气,认命地吻上了他的嘴唇。
       此时云渐渐被吹散。

       我和Frypan调整姿势,想把Newt扛起来,地面突然开始震,我看到Frypan背对的楼在坍塌。我高喊Frypan的名字让他注意。他回头,然后松开了握着Newt脚踝的手。我没有松手。我突然回想起了Thomas冲入迷宫时的眼神,哦操我太嫉妒他了。我没有松手,Brenda和Frypan开始向大楼的反方向跑了,边跑边躲避坠落的石块,仅几秒就落我不少。
       他太重了,过去我抱他起来玩闹时怎么没有发现?我的手和他的肩黏在了一起,而他的身体和地面黏在一起。“别走。”我几乎看到他沾满黑色液体的嘴唇开合,听到他细若蚊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WCKD已经陷落了,这个世界确实不再需要我了,这个世界中的人也不再需要我了,所有人都在向结尾快进。
       好啊,我心想,很好,我他妈的跑够了,我再也不走了。Newt不再紧紧地黏在我的手上了,我松开了他,他“砰”的一声躺回地上。我顺势坐到他旁边。
       此时远处的烈火正熊熊燃烧,就像从一角看到的林地的篝火的样子。我想起那时奇怪味道的饮料、嘈杂的嬉闹声和柔和的火光在Newt脸上留下的阴影。
       不远处林地的男孩们正在高喊新人的名字,Newt趁我辨认其余人的呼喊声时凑近我,他抻着脖子咬了一口我的耳垂。猝不及防的刺痛让我的身体弹了一下——像炸毛的猫一样,Newt之后如是评价。Newt被逗乐了,在一旁“咯咯咯”得笑。我翻了个白眼骂他是无聊的混蛋,他不为所动,反而笑得更开怀了。我抓过他的手腕,把他拽向自己打算用实际行动让他别再笑了。
      
       但我拽不动他,甚至自己在后退。我甩甩头,试图搞清状况。林地的绿色在褪色,Newt脸上的光彩也慢慢褪去。
       操,Minho,松开他,动起来!
       是一个女孩的声音。
       是Brenda。
       我转过头,看到了Brenda狰狞的表情,这样的表情太熟悉了,让我轻易就能从中嗅出恐惧的味道。我又转回头,看Newt。
       “我爱你,Minho,”我看到他这样说,“没有关系。”
       他在他妈的说什么?
       Brenda趁我晃神的时候掰开了我紧握着Newt手指,把我向她的方向拽了几厘米。在这一瞬间,一块巨大的水泥板砸在了我和Newt中间,或者砸在了Newt身上。

       之后的一切过得飞快。我跟着Brenda和Frypan跑去和其他人汇合,安抚飞机上恐慌的孩子们,看着Teresa葬身火海,被Thomas的血沾湿衬衫…

       我无法停止想Newt的话的含义。
       -那只是你自己的念头,是你在为自己的自私和懦弱开脱!
       -他说没关系。没关系如果你还爱着他、没关系你没有为他而死、没关系你曾经救下来的人还是死了、没关系他葬身火海、没关系这个世界是狗屎、没关系你们拯救不了世界、没关系你们救不了所有人、没关系你没能救下他、没关系你不够强大、没关系你是得以盯着天空发呆的人而他死了。
       我非常非常想相信一切的解释是后者,我因为后者的包容流了不知多少次自己永远不会承认的眼泪。

       Brenda先找到的我,她看到了那时我失控的全部过程。
      “我们都失去过对自己来说极其重要的人,所以别表现得像个被整个世界抛弃的小狗崽,”哇哦,这是我没想到的话,“因为你没有被世界抛弃,我、Thomas、Frypan我们所有人都没有放弃。”我的心在听到Thomas的名字时抽动了一下,我多久没见他了。“精神一点,这不是他希望看到的你的样子。”我感谢Brenda没有说出他的名字。
       “咳——”我清了清喉咙表示自己在听,Brenda看起来却没什么再说话的欲望了。她探过来抱紧了我,我在僵硬了一会儿后放松下来,让Brenda身上淡淡的清洁剂味道环绕自己。
       “Thomas怎么样?”我听到自己这样问。
       Brenda发出了介于嗤笑和松了口气之间的声响。
       “除了他比你哭得多了一点,你俩不相上下。”
       “因为他是个情感丰富的傻姑娘。”我感觉到自己的表情放松,就像从前。
       Brenda笑得更大了,她拍了拍我的背以示赞同。
       “你们俩该见见面了,组个什么兄弟互助会之类的,活动内容是抱头痛哭,”她朝我眨眨眼睛,“听起来挺有意思的对不对,我都想加入了。”
       “好主意。”我撇撇嘴。
       我们又聊了两句,然后Brenda离开了。我因为自己自如的应对感到自豪。
       我想了想再次见到Thomas对他说的第一句话该是什么,随后决定还是让嘴代替脑子思考比较方便。
       我再一次从脑海里调出了他的样子。
       我站在迷宫口,天还没有完全亮,Newt站在我面前一米左右处。
       “快走吧,行者,”他顿了一下,然后挂上浅浅的微笑,“我的行者。”
       “等我。”然后我开始奔跑。

       我推开门,许久不见的阳光如此刺眼。
       条状的云被风吹得七零八散,但它还在,所以一切还好。

-END-

评论
热度 ( 11 )

© 水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