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图产出

【时间规划局】Raymond Leon中心无cp清水向

距离上一次气喘吁吁地突然从梦中惊醒——像抽搐般抬手看手腕上剩余的时间,汗珠甚至还顺着脸颊滑落滴到在黑暗中散发着令人绝望的冷色系幽光的冰冷数字上——少说有二十多年了。

他花了十年确定自己只要认真工作不马虎(虽说他向来不是个会马虎的人)就不会再次面临突然暴毙(time out)的威胁。
又花了十年让自己可以平静地度过睡眠时间,不提心吊胆地担心时间会在睡梦中走完。
还有十年花来强制自己忘记母亲被强盗夺走最后一点时间,在自己面前抽搐着心脏停跳的可怖样子。而他只能紧紧咬住自己的下唇,混合着血腥味咽下无法止住的眼泪和刻骨铭心的恐惧。

于是他就可以每天睡个好觉,尽职——在他的某些同行眼里,他所定义的尽职=不要命——得完成工作。
直至昨天。

那个姓Salas的小子打破了他以及无数人共同维护的平静。

是的,他还可以若无其事地嚼着口香糖,理理自己皮衣的领子,照常摆出淡然的表情就好像Salas只是个比起之前的小偷稍稍出格的大盗。
他自嘲地想或许可以给自己起个中间名,Raymond TimeKeeper Leon,既然他可预见的一生都与时间管理员难分难舍。
而Salas的出现搅乱了整个世界,搅浑了他可见的未来。
这让他觉得那个藏在心底的已然破碎的小孩眨眨眼睛即将醒转。要知道他花了将近四十年才尽量把自己拼凑整齐。

然后他就看到了自己手腕上的时间。
他觉得思维好像停止了。
他该惊慌得像第一次理解死亡含义的小孩一样。至少也应该轻轻颤抖,看在手腕上的时间当了他多少年噩梦的主角的份子上。
但他没有。

三秒
他觉得有些不甘,却转而意识到Salas天真构想中人人拥有大致等量的时间的世界真是美好。

两秒
他脑中扫过了所有在他手底被缉拿归案的强盗的脸。

一秒
他想起了母亲露出过的为数不多的愉悦的微笑。

零秒
他阖上眼睛。
不再留恋。



评论 ( 1 )
热度 ( 6 )

© 水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