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图产出

【簇邪簇】阴魂不散

讲道理,我这有什么可屏蔽的
吴邪和黎簇的一小段对话,以及最后的收场

https://shimo.im/docs/NEaXPGpX5ugySwwn/

谢谢(给这种本不该有名字的“戏”起名字真费事)

我要救我的男孩。

他仰面躺在地上,狰狞得交错着铺满整张脸的青色血管和灰尘以及血污也遮不住他脸上平静的表情。
光线灰暗而他又身穿黑色作战服,我什么都看不清。
他之前对我说什么来着,在我转身跑远前?

我记得他拽住我跟我说不要走。
于是我回过头,正好望进他的双眼。
操,他甚至还在哆嗦。光线直直射入他棕色的眼睛,又反射了几次让光芒被困在他眼中、刺眼却混沌不清。
我不懂,他刚从高处跌落,满身都是细小的划痕或者挫伤,估计脚腕也断了。他怕的要命,脑子里塞满了klunk所以神志不清,但他紧抿着嘴,五官用极大的力气拧在了一起,眼里闪烁着的来自阳光的亮金色穿透迷宫中阴森的气息。
奇怪之处正在于对于一个尝试自杀的人来讲,他...

       我感到烈火烧在自己的身上,即便承载火焰的城市离得很远,远到它不过石块或灰尘大小。橙红色的火焰笼罩着城市,将仅剩的现代文明如琥珀中的苍蝇一样冻结。不幸的是,Newt于文明社会无异于是次品琥珀中的细小草渣,而理论上来说应是未来的免疫者在WCKD宏大的未来蓝图中同样没有任何席位,从另一方面看,这也可以算是一个令WCKD葬身火海的诱因。

       这一切有些太过于复杂了——关于生存、未来、正义、爱的论题,比Thomas和Teresa粘稠、纠缠的感情还要复杂百倍。一...

我真傻,真的。
远大前程的部分全部来自我的脑补。
我知道它是个尽力垃圾的四不像流水账,还OOC,还断在了一半,但我还是发了出来。
因为我太饥渴了
请来找我唠嗑

【Thominho】资产

写在前面的话:
我本来是写了一大堆警告的,后来发现到目前为止也没什么过火的内容,所以没有在这里再写了。
灵感来自汤上一张Minho的同人图,因为也没要授权啥的就不放图了,图里Minho身上写着“Property of WCKD”。
剧情接接近结尾一行人上了船。
以上

       Thomas正倚着船头的栏杆看海,这是他平生第一次长时间呆在没有塌实陆地支撑的船上。他从上船以来就一直怀着轻微的不安全感,不知是由于在海上航行的不适,还是因为他失去了太多熟悉的人。
       有脚步声...

佟莉的房间里只挂着一张照片:有一个洞的蛟龙队合影。

花與少年™:

之前微博那边写的lof这边也发下吧


有点长。
前几天发了一篇关于我自己对于抑郁症治疗的一些心得,有好多人来私信我,咨询我,所以又要来碎碎念一下吧:
首先,我不是心理医生啦……而且现在还在治疗中。发那一篇只是根据我自己个人的情况和经验,给需要的朋友可以作为参考,但是最重要还是要去看医生,医生会给你们做一个专业的测试和判断,如果遇到让你感觉到不舒服的医生,换。(我之前换了新医院去看的时候跟医生谈了快3个钟,在此非常谢谢当时那位医生的耐心!)
第二点,去看医生的时候建议带自己亲近的人去。
最初我是自己一个人去的,(对的我自己并不希望别人知道我情况。因为我知道家人不会理解,只会...

【瞎扯】虐文党宣言

漫长时光:

有糖吃糖,有刀吃刀



北邙山下尘:



在微博上跟人怼(不是)的产物,为了避免我的撸否三月份没更新四月份依旧没更新的惨剧,在这边存个档,混更。


我提的原po微博搜“甜文党宣言”即可。



=正文分割线=



在首页看到某po之后生起的逆反心理,非同好小伙伴慎戳避雷。



虐文党宣言



诸君,我喜欢虐文。


诸君,我很喜欢虐文。


诸君,...

【冬叉冬/隐冬盾】梦境

詹姆斯做了一个梦。
黑夜中,他走在薄冰上,步伐平稳却沉重,有千斤的重物压在身上似的,但他还在向前走着。
突然刮过一阵寒风,风声像堵墙隔绝了其他声响,而冰裂的细微声音也隐匿在呼啸的风中。下一秒,他已经从薄冰上裂开的口子间坠落。
他跌落到一个硌人的硬板床上,身上盖着薄被,他侧身亲了亲身边金发男人的额头,喃喃着说了句“我爱你”。
他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把枪,蹲在草丛里他透过瞄准镜看到了敌人模糊的身影。扣下扳机,敌人落地的声音紧跟着枪响传入耳中。他冲身边穿着同样军装的伙伴眨眨眼睛,带着笑意。
他站在高楼林立的纽约城中心,眼中不知怎的含满了泪水。当他还没来得及抬手抹去眼泪以掩饰自己的失态时他听到了一个人的声音。
“Winter...

【主教扎无差】一个无意义的片段(主要讲主教如何痴汉

克洛雷多望进了莫扎特的双眼,他满腔的怒火被莫扎特眼中的光亮浇灭了一半。
那光芒顺着两人的对视流进克洛雷多的双眼、滑过他干涩的喉咙、浸润他的心脏。接着随叫喊着的血液到达全身各处。
这感觉像第一次听到这位年少成名的天才的音乐——一束光照耀全身。
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如同惯性般拼出这样一句话“把他踢出去”。
然后他看到他的天才跌跌撞撞地被驱逐,只是挑衅的笑容如往常刺眼。

1 / 3

© 水北 | Powered by LOFTER